有一顆星

            他們告訴我這是一個仰頭看不見星星的小島。
  

  海拔554米的高度對一座山不算高,卻是島之頂巔,比起檳城830米高的升旗山還要矮276米。縱然如此,每天旅客趨之若鶩,過江之鯽般爭相遊嬉到島嶼西南部,就為俯瞰名列世界三大夜景之最的輝煌燦爛。
    

  瘦瘦山道行人稀少,遠比不上銅鑼灣的熙攘擁擠,可是步履輕鬆心情閒逸。這一趟意料之外的山道行,解除了前兩日冗長鬱悶會議的無聊。

  P啜著咖啡,一邊建議茶聚後到山上觀賞夜景。久聞此景大名而未曾去過的C,興致勃勃笑意盈盈。皇朝匯的茶敘不在會議安排的節目之內,香醇的咖啡之後還接有世界三大最美的立體夜景隨著跟來,真像空白的油畫布上,原先不過打個黯淡的底色,這建議等於添加幾筆奪目鮮活色彩,頓時豔麗絢亮。

    

  年輕的C才是主客。陪客的自在是無需回答問題。曾經兩度遙望山下燈火熠熠的非凡璀璨,深刻感受動感之都的魔幻魅力。旅遊其實不在觀光,迫切盼望離開一些陳舊日子的軌跡,很清楚既是暫時性分手,總要回頭,返轉又得再度投進平常規律的重複生活,在路上便異常隨興,既無非去不可的景點,亦無非見不可的人物,沒有誰如此重要,沒有人不可取代。遇與不遇,見與不見,皆隨緣份。歷經歲月的風霜磨練,終於換來一份從容與淡然。


  彎曲迤邐的山路,兩旁綠樹蒼翠蔥郁,豪宅林立。P開著車,一路說著唯有這小島的作家才可能發生的居於豪華別墅的宛如山路一樣蜿蜒曲折的故事。暮色尚未逼近,遠遠的夕陽在霞光中依舊放射萬丈眩目的光芒,路邊的別墅在金光中散發誘人光彩,仿佛象徵成功作家頭上的黃金桂冠。

  緩步徐行在寧靜的山頂道,近山崗處的綠色植物半睡半醒,轉彎開闊處,一眾攝影發燒友忙碌地佈署,毫不搭理遊客的好奇目光,焦點和鏡頭一起集中對準山下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
    

  他們在等待山下的燈光亮起來。P說。


  正說著,黑暗措手不及便陷落在兩邊的花草樹木,即刻渲染得只餘模糊輪廓,腳步仍舊悠閒繼續前行,幾乎每個轉角處都見攝影師群聚,皆在等待一個瞬間,幻想能夠捕捉並留下那稍縱即逝的良辰美景。
    

  維多利亞港的海水靜謐無聲,點點船舶在海上停泊不動。夕陽染紅的不只是天際,燦燦金光映照著波平浪靜的大海,揮灑出一片16世紀威尼斯畫派名家提香筆下多層透明罩染的黃金色調。
    

  臨海兩旁安寧恬靜的建築物終於競相亮燈,起初一盞一盞一點一點燃亮,仿佛不經意,又似乎約好一起在同時間紛紛揚揚張燈結綵,展現喧囂熱鬧的繁華亮麗。光影綽綽間,煙樣的薄霧在空氣中浮移,暈染得景物略感朦朧,夏夜裡吹拂的微風也漂染一股清涼。
    

  咦!P指向在黑夜裡沉睡的天空:有一顆星星!
    

  黑森森的夜空上貼著一顆出奇皎亮炫麗的星子。
    

  為什麼這星星格外明亮?面對漆黑如綢的夜空上那顆耀眼星星。P忍不住重複他的驚詫。之前載過許多朋友上來,王蒙夫婦、聶華苓夫婦及其他作家等等,從來不曾見過那樣光亮的星子!
    

  四月春末人在澳門,文學會議結束,臨別晚餐後依依不捨仍在觀光,與會的學者浴著若有似無的細碎小雨漫步在離島的龍環葡韻。海邊馬路幾座土生葡人的葡式風情小洋樓,沉寂無聲地承載著歷史的滄桑,海的對岸輝耀著新開張娛樂城七彩繽紛的斑斕誘惑。途經數株濃蔭如蓋的老榕樹,來自北京的L突然指向天上:看,月亮!
    

  停下腳步舉目遙望,一輪圓月悄然在陪伴我們,L感歎:北京現在已經看不到月亮了。
    

  旅遊時候,兩個學者在不同地方,不約而同看到星星和月亮。
    

  蘇東坡的《記承天寺夜遊》說“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
    

  哪裡沒有星星?哪裡沒有月亮?風景恒在,缺乏的是閒情和逸致。


香港4.JPG

     

  P看見星星,L尋找月亮,幽幽清光,照見每個孤獨者的靈魂。只不過,生命旅程中,多數人並不計較是否看見星星和月亮。
    

  天一點一點暗下去,地上一點一點亮起來。一邊愈暗,一邊越亮,強烈的對比襯得山下的維多利亞港灣那兩顆明珠益發光彩照人。
    

  夜空下,流光溢彩的香港和九龍,煥發並延續著令人驚歎的繁華靚麗。
    

  有一顆星,不言不語,不閃不爍,安安靜靜在空中晃晃發亮。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生活的主角

上一篇

文學之城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