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用來浪費的——鼓浪嶼閑散度日

    時間是用來浪費的。


    十幾年沒有去廈門了,飛機一再晚點,在香港機場苦等了5個小時,現在卻已到廈門的上空,鳥瞰廈門,薄霧中已然這樣的美麗。再有幾分鐘就可以腳踏實地的感受廈門的味道,而內心最向往的去處是鼓浪嶼,單單聽名字都能感受它特有的溫暖,那是傍晚輕濤鼓岸,可以靜靜一個人坐在海濱,酌一口紅酒,賞一抹夕陽的溫暖。


    Air夫婦是一對在鼓浪嶼懶散度日的夫妻,他們有一本書——《迷失鼓浪嶼》,書中這樣寫道:無數次,我們在小巷,在海邊,在廢棄的院落,在人群中,在寂靜的夜裏……讓快樂和平靜盡情釋放,更多時候,我們停留,在某一個時刻,某一個地方,沈默,聆聽……任時光流淌。


    試想,是怎樣的一個地方,能任由時光流淌,能讓你的內心說:嗯……時間是用來“浪費”的。


    當我剛剛落腳鼓浪嶼,我失望了,這樣多的遊客,這樣嘈雜的街市,哪裏是我要的寧靜小島。仿徨茫然,混亂中找到預訂的旅店,丟下重重的行囊,拋去心中的包袱,整理好心情出發。漫步和風中的街頭巷尾,流連荒棄的亭臺宅院,欣賞鋼琴的美麗哀愁,坐在遊人罕至的海邊岸頭。我感受到了,時間真的是應該這樣浪費的,而且就在此時,就在此地。

回鄉打造榮境


    說來也是可笑,來到鼓浪嶼,沒有去看鼓浪石,也沒有登上日光巖,更沒有到海底世界,只像是一個當地的居民,閑散的到處走走,走到了,看到了,就買一張票進去探個究竟,有些廢棄的庭院,即使閑置著也是不能進入的,銹跡斑駁的鐵門那頭是死一般的寂靜。昔日的花圃雜草叢生,一只貓無聲的從柵欄穿過,邁向一個荒蕪卻承載歷史輝煌的世界,白鷺驚起,應該是白鷺吧,廈門又稱鷺島,廈鼓海峽也叫鷺江,這裏要蕩飛一只白鷺才像樣吧,只見它帶飛荒草,穿越枝葉,讓鐵門外的遊客著實吃了一驚,這才如夢初醒,恍惚中從二三十年代的小島穿越時空而回。


    當時的小島是公共租界,是洋人的戰利品也是有錢人的避風港。看著這樣的

院落,很難想象在那個年代裏,這種別墅,洋樓有一千多座,風格各不相同,多為華僑富商的回鄉之作。也正是他們的到來帶來了小島的繁榮。填海、修路、建學校、教堂、俱樂部好不熱鬧。如果你喜愛建築,便可以在市井間大把的消磨時光。當然你一定要看日式的博愛醫院,鹿礁路上的天主堂,筆山路的林文慶別墅,還有我鐘愛的白宅,因前主人為白氏而得名,1912年建的維多利亞風格的小別墅,很是別致古樸,深深的懷舊意味。


鼓浪嶼2.jpg


    這裏一定要提及,在白宅的附近有一處值得景仰膜拜之地——“毓園”,“萬嬰之母”林巧雅紀念館,“毓”這個字本意孕育,與她的身份極是相配,林巧雅是我最崇敬的女性之一,但因時間有限,未進去祭拜,也是此行的遺憾。林巧雅生於廈門,是著名婦女產科專家,其母早逝,小小年紀便已埋下長大行醫的種子。


    建築從來都不是冰冷的,這些凝固的歷史,當你深切的觸及到它,它是溫熱的,有血肉有靈魂。雕刻精致的廊柱,門樓、陪樓是鼓浪嶼建築的特色,它們表現著昔日地方豪紳的奢華。有些家具陳設有幸保留了下來,當午後的陽光透過百年風雨的柳條窗,像流動的音符撫摸過這些嫩滑木質的桌面、椅背、梳妝臺上的粉盒。有近乎禪意的美……


    可能因為有這樣的午後,才有了後來鋼琴的故事。

黑白琴音繞梁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小島的上空漸漸飄蕩起鋼琴聲,從此欲罷不能,濃濃的彌漫整個島嶼,直至今日余音繞梁。咫尺之地,奇跡般的孕育出眾多蜚聲海外的音樂家、鋼琴家,從此小島得一別號“琴島”。來到琴島,當然要去看鋼琴博物館,想來比去爬日光巖的高峰更有意義?也不盡然,如果你要去的是日光巖寺,拜訪弘一法師曾經居住的地方,迎接琴島的第一縷陽光,那也是機緣造化,頗有收獲也不可知。


    這裏的鋼琴博物館最初是著名鋼琴家胡友義夫婦在1988年捐建而成的,他們把收藏多年的鋼琴名品,燭臺、燈臺、油畫,不遠萬裏從海外悉數運回故鄉,此後又有多次捐贈,才有了今天世界罕有的菽莊花園鋼琴博物館。


    琴館設計精致小巧,沿山而建,因勢造屋,幾棟別墅式的淡色小樓,隱沒在參天大樹中,拾街而上長廊蜿蜒,玻璃墻後是一架架古樸的鋼琴,一張張黑白的照片,在柔和的水晶燈光下溢出,更像是一副副畫卷,應是西洋的油畫。可惜館內不可以拍照,我只能用眼睛貪婪地閱讀,那黑白的琴鍵和藝術家上下翻飛的雙手,仿佛就在我的眼前舞動……


    音符、旋律縈繞,柔柔軟軟卻讓人窒息,可能是它太沈重,因為這一切關乎琴更關乎情。

  

    年華易逝,有什麽是終得拋開,又有什麽是久遠珍藏。


    在旅館的陽臺上,看著不遠處的海,內心有久未體味的寧靜,真不想再去說這間旅館多麽的物美價廉,路邊的土筍凍鹹濕的味道很可愛,“賣男孩的小火柴”是多麽特色的店鋪。只想告訴周遭朋友,知道嗎,我去旅行了,可原來並不必要去。


    有時候我們太忙碌了,忘記生命原本賦予的意義,如果可以,如果可能,感受當下的美好,在哪裏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你能夠享受“浪費”時間了,可不是嗎?如果你享受,那就不再是浪費。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何先生再見

上一篇

杜拉斯的情人叫黃水梨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