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地圖〕射鵰.神鵰之金中都──一見楊康錯到底

《謝鵰英雄傳》:他這擒拿功夫竟是得心應手,擒腕得腕,拿足得足。那少女更急,奮力抽足,腳上那隻繡着紅花的繡鞋竟然離足而去,但總算掙脫了他的懷抱,坐在地下,含羞低頭,摸着白布的襪子。那公子嘻嘻而笑,把繡鞋放在鼻邊作勢一聞。旁觀的無賴子哪有不乘機湊趣之理,一齊大叫起來:「好香啊!」

 

整部《射鵰》最感莫名其妙的,當數比武招親。楊鐵心急於找到義兄郭嘯天之後當他女婿,也不應讓黃花閨女拋頭露面親自招親,受盡街頭無賴子的輕薄。後來找到郭靖機會渺茫,楊鐵心「只盼為義女找一個人品篤實、武藝過得去的漢子為婿」,這也說不過去。

 

作為抗金名將楊再興的後代,眼巴巴地把義女送到大金國的京師中都(今北京)來找個北京戶口的「金」龜婿,楊鐵心這是犯了叛國忘祖的大罪了。拋開國籍問題,一般人品篤實的良家子弟,怎麼會看得上街頭賣藝的女子?穆念慈辛辛苦苦打來的老公既然武藝強過她,婚後夫妻間要有家庭暴力,受害的肯定是穆女士。我們只能解釋,比武招親只是楊鐵心在北京天橋擺攤、吸引眼球的伎倆而已。

 

穆念慈2.jpg

穆念慈3.jpg

在街頭比武招親的穆念慈。

因此穆念慈無論嫁給誰,不幸福是注定的。中都街頭,大雪紛飛中,穆念慈的孽緣開始了。小王爺馳馬而來,豐神俊朗,出手不凡,更重要的是有點壞壞的,摸了念慈的玉足還不忘把繡鞋放在鼻邊作勢一聞。俗話說「男人頭,女人腳,只准看,不准摸」,又有人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楊康這一招把摳女兩大絕招全佔了。

 

中國古代男人眼中,女人的玉足比酥胸、細腰更能引起「性趣」。《水滸》西門慶與播金蓮勾搭成姦,始自「便去那婦人繡花鞋上捏一把」的風流行徑。穆念慈自然未能如潘金蓮般立即領會摸腳這一動作的性暗示。但是天天在街頭比武招親,穆念慈心裏對如意郎君渴望之熱烈,春情之萌動,恐怕更甚於一般的待嫁閨女。楊康是她遇到的第一個風雅男子,意外地與這樣的男子作身體的第一次親密接觸,要她不動心,是不近人情的。

 

第一次身體接觸竟是讓穆念慈如此心旌神蕩,從北京悄悄跟踪情郎,晚晚望著他窗上的影子。因為她的深情,楊康大為所動,當時輕薄好事的摸足之舉,卻也讓他反覆思念顛倒不已。後來楊康與穆念慈定情,就做了一雙翡翠繡鞋為證,卻不想在下手害死郭靖的二師傅「妙手書生」朱聰之時,被其施展順手牽羊,成為楊康的罪證。

 

繡鞋.jpeg

繡鞋


種種事端,都和當初那雙繡鞋有關,這雙繡花鞋是何等尤物?陸游在《老學庵筆記》中介紹徽宗宣和末婦女流行的一種繡鞋叫「錯到底」,因鞋尖上兩條紅線交錯而得名。到了穆念慈比武招親的南宋初年,這鞋子還被婦女們執迷不悟地穿着。

 

後來有人從天人感應的角度解釋,這種「錯到底」就是北宋王朝覆滅的先兆。我的解釋是,此鞋隱喻著念慈的愛情,一見楊康錯到底。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本文轉載自吳真《金庸地圖》。)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葡萄酒之旅〕波爾多的天氣與酒

上一篇

〔咖啡之旅〕伊斯坦布爾:君子們咖啡館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