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才是致敬

我還是要說司馬遼太郎記念館。雖然這是安藤忠雄作品,但卻不太像安藤風格,因為它少了常見的陰翳與光影互攝的手法。

 

司馬遼太郎的故居2.jpg

整座記念館,由光線通透的曲廊到主體兩層建築,都在一種均勻光線照射下。


整座記念館,由光線通透的曲廊到主體兩層建築,都在一種均勻光線照射下。低層展櫃中作家平日用的文具、眼鏡、手稿,都似使用過不久,很快還會再用的狀態,與另一邊書牆的用書互相呼應——書牆和書齋的書,依作家要用的要讀的分類排列。這種設計十分重要,可以看得出作家的創作原點所在,心思、情緒、研究養分都在那裏。拆散了就是不敬。而安藤一貫利用空間手法都突出「空」,只有這館卻在宏大中強調了充實,中國建築師姚健說:「整個空間的場所精神得到昇華並具有了神性的意味。」我倒不同意如此說法,雖然宏大非凡,但仍不至上升到神的高度,且也不應把作家置於如此不近作的位置,因他是在人的立場寫作的歷史小說,安藤無意把他捧到神的高度,看保留書齋原貌及陳列室就知道。正如安藤自己說﹕「仰賴自然獨有的文化土壤中,有時會展現驚人氣魄的是人心的強度。」他就是以此精神向作家致敬。

 

司馬遼太郎的故居4.jpg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曲廊


地下二層還有一間小放映室,義工認真提醒我們準時進去看紀錄片。那是追蹤司馬遼太郎寫《燃えよ劍》取材經過,在北海道五稜郭、古戰場所在地搜索、有原作朗誦,細意而情深追蹤作家的步跡。

 

一路看,我一路想,散落在香港各大學、中央圖書館、舊書店、廢紙場的作家藏書,心中愧怍實甚。

 

二○一一年十二月四日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本文轉載自小思《一瓦之緣》。)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在印度,聽見一片寂靜:黃誌群二十年探尋之旅》

上一篇

〔美食之旅〕犛牛刺身與楊柳村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1bb9527d6d2125d7 订阅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最近文章
  • 1 砂丘之憶(上)
  • 2 砂丘之憶(下)
  • 3 作家故居的夢
  • 4 安藤忠雄的陰與光
  • 5 重生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