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地圖〕書劍恩仇錄之白楊溝──二女爭男勇者勝

《書劍恩仇錄》:香香公主輕輕的轉了幾個身,慢慢沿着圈子走去,雙手拿着一條燦爛華美的錦帶,輕輕唱道:「誰給我採了雪中蓮,你快出來啊!誰救了我的小鹿,我在找你啊!」陳家洛一聽,耳中嗡的一聲,登時迷迷糊糊的出了神,忽然一隻纖纖素手輕輕搭上了他肩頭,那條錦帶套到了他頭頸之中,輕輕向上拉扯。陳家洛怔怔的跟他站了起來。

 

話說陳家洛初見翠羽黃衫,看人家又靚又打得,本來也算一見鐘情了。不料李沅芷男裝出場,親親熱熱摟了霍青桐說話。陳家洛處女情結一犯,從此不肯再理霍青桐。

 

霍青桐本來已經衝破封建婦德束縛,將定情寶劍贈與陳家洛了。但就是還有那麼一點點矜持,硬是不肯在「陸菲青的徒弟」多加個字變成「陸菲青的女徒弟」,搞到誤會重重。李沅芷女扮男裝,連小鎮上的一個惡霸都看得出來,陳家洛和她交手數度,西湖邊較量時陳還摸了李的胸以至被斥為「下流招數」,陳還是沒有醒悟過來情敵原來是個女人!好歹25歲了,還是黑社會老大,對女人如此弱智,翠羽黃衫若嫁了這樣的榆木疙瘩,恐怕也幸福不到哪裏去。

 

香香公主卻是果斷出擊。先讓陳家洛看見她洗澡,雖然她不說「你看了我洗澡我沒辦法再嫁別人了鳴鳴鳴」,像陳公子那樣熟讀四書五經的官宦子弟,還是會對她負責任到底的。再有就是「偎郎大會」主動偎上去,少女去偎情郎,鳳求凰,隔層紙,一捅就破。

 

天山腳下白楊溝


當陳家洛遇上一個明明白白把求愛錦帶繞在他脖子上的香香公主,把愛意訴之於口的香香公主(「你死了,我還活得成嗎?難道你……你不知道我的心?」),也就注定這一生,他的感情要被香香公主綿綿密密地纏繞住了。這是霍青桐讓我覺得疑惑的地方,同樣是回人,為什麼她所受的漢人教育,讓她連回人特有的爽朗大方都給失去了?

 

書中曰,偎郎大會是回人自古相傳的習俗。清人所稱的「回人」即今日維吾爾族,研究民族風情的學者說,偎郎大會是查大俠的又一創造。不過天山腳下白楊溝的哈薩克族人倒是有個女追男的風俗叫「姑娘追」。

 

夏秋季節繁花爭艷的草原上,一對對未婚青年男女向指定地點並轡慢行。去時,小伙子可向姑娘任意笑謔或求愛,姑娘只能默默傾聽,不能生氣;返程,小伙子必須策馬急馳,姑娘則在後揮鞭追打。姑娘若追逐小伙子可任意鞭打,女方若真的喜歡男方,也無非是虛晃或輕打鞭,額外又飛去幾個媚眼兒,就像《在那遙遠的地方》中所唱的那樣,男方「我願她那隻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反之,如果姑娘不愛他,就重重地抽打。

 

那時若有「姑娘追」的活動,霍青桐是斷斷不會追在陳家洛身後的。她的驕傲比愛情要緊,她不道明誤會的原因,就是想讓陳家洛回頭來追她求她,而不願當情感裏的主動者。唉,漂亮比不過情敵之外,又不肯低聲下氣裝溫柔,更要命的是不肯主動示愛。你那麼聰明能幹,別人對你都是又敬又怕,那還怎麼要你呀。


 

哈薩克族人倒是有個女追男的風俗叫「姑娘追」。


怪不得陳家洛了,他也思量過,既然兩個都會傷心,我會選香香。因為「要是我死了,喀絲麗一定不會活,但霍青桐卻能活下去」。

 

女權主義者又要大喊了:同情不等於愛情!

 

是啊,陳家洛毫不猶豫偏向手無寸鐵的弱勢一方,不是因為更愛,而是,他心底深處,是不喜歡霍太能幹的了。

 

她聰慧才幹,文武雙全,兼之有美麗容貌,是的,她樣樣都好,所欠缺的只是一個襯得上她的愛情。事實上陳家洛心中始終有她,香香公主死後,和陳家洛一起退隱天山回歸大漠的還是她。在《飛狐外傳》中,十年後還能和陳家洛一起到中原祭香冢的還是她。


這十年,陳家洛當然會「曾經滄海難為水」了,然而我就不信,在情深意重的翠羽黃衫面前,他能堅持多久!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本文轉載自吳真《金庸地圖》。)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用遊記打開國際關係之門——訪問沈旭暉〉

上一篇

第一屆茶文化論壇──以茶論道 深圳成功舉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