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雲

說不盡的越南

說不盡的越南

       陳加昌先生是我和向京吃了六年飯的忘年之交。認識這位元前輩,是因2005年一次採訪。 那是 …
西貢訪“梅”

西貢訪“梅”

  相比起來,中國人對越戰的關注和興趣,遠甚于和越南同處東南亞的新加坡人。當然是說上一代和我們這代人。   …
杜拉斯的情人叫黃水梨

杜拉斯的情人叫黃水梨

6月的某夜,當“黃水梨”毫無預警地闖進視線——我是說,當我的目光與雜誌紙頁上,李黎文章裡那一幀黑白男人舊照接觸的刹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