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感恩、珍重陪你喝茶的人〉

喝了幾十年茶,寫了幾十年文字,卻很少寫到茶。說來慚愧,細想起來,就像生命中許多重要的人或事,於自己息息相關,卻天長日久,習慣使然,悠忽不覺。

 

遠方有師邀稿,囑咐寫一點有關茶的文字,初時慨然應約,及忙完手頭雜務,伏案敲鍵盤碼字時,才覺惶恐,原以為不就是寫喝茶嗎,好歹也喝了幾十年茶了,有何難哉。真要寫時,竟茫茫然不知從何處落筆。

 

前幾天太太回國看望父母,我獨自一人在家,和我家小貓咪相依相伴。此刻,小貓咪吃飽喝足,在一旁舒服打盹,我靜坐電腦桌前,沏一杯友人送來的好茶,慢慢品嘗,細細回味,於茶香氤氳、齒頰留香中沉澱心神,整理思緒。

 

茶杯裏茶香裊裊,室內一片安詳靜謐。這種時刻,最容易勾起人久遠的記憶,觸動心底裏最柔軟的情感。於是,借著茶香,放空思緒,寫下一些平淡瑣碎的文字。

 

說實話,雖然喝茶,論及茶與茶道卻沒有太多研究,若以茶為文,最感念的,當是一杯清茶,放鬆身心,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相處的那些珍貴時光。

 

說起來,最值得懷念的是和父親喝茶的記憶。父親一生為醫,我後來讀醫學院校應該也有此影響。印象中很少有和父親喝酒的場景,不知道其他人家父子平時相處是個什麼情況,我們父子相處喝茶的時候居多。

 

記不得年輕時從什麼時候和父親一塊喝茶的情景,但有一次卻刻骨銘心,再也難忘。那是我離家讀書第一個冬天,一天下午我下課後在宿捨看書,樓下有同學喊我說有人找你,我急忙下樓,一眼看到父親站在那裏。西北地區的十二月天氣,已是天寒地凍,酷冷無比,那天還下著小雪。雪地裏,父親肩頭落滿雪花,眉發結霜,看到我時,父親露出了寬慰的笑容,那一刻父親那個慈祥的笑容,往後多少年一直牢牢刻在我的記憶裏。父親平日裏是個嚴肅嚴謹的人,對我們姐弟家教甚嚴,管束極多,以至於我參加工作多年後,有一次春節回家,在和親朋好友吃完飯後,有人遞了一支香煙,那一陣由於在單位晚上熬夜寫材料,有時困得不行,開始學別人用煙刺激一下。父親詫異地看著我,楞在那裏半天,父親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大概也是覺得我已經參加工作了,是個大人了,不能像過去那樣管太多了。

 


那個雪天的下午,我和父親坐在學生宿捨的小桌旁,我給父親泡了一杯濃濃的熱茶,想讓父親暖暖身子。我不記得我和父親都說了些什麼,過後只記得雪地裏父親的身影和慈愛的笑臉。朱自清的〈背影〉我們都熟悉,那種父愛 如山的感覺其實相同,也許不同的是朱自清〈背影〉中的父親有些許頽唐淒凉,而我記憶裏父親的形象則一直是持重儒雅的。

 

往後假期回家,我們父子大多數時候,也是在一杯清茶中享用那種親情時光,我和父親有話就聊聊天,沒話就默默喝茶。和大部分人家一樣,我們就是普通人家,父母親都是普通人,沒有什麼轟轟烈烈,到處炫耀的以往,就是平凡安靜地生活著,可父親的剛直堅毅、母親的善良賢淑深刻影響著我們子女。那些和父親相坐喝茶的瞬間,就是生命中父愛的賜予。

 

父親晚年罹患腦血管疾病,父親一生從醫,醫治病患無數,可病魔襲來時,剛強如父親者,也被擊倒,看著病床上憔悴清瘦的父親,心中有萬般的不捨,我們雖然都是學醫之人,但有時面對疾病,也痛感無助。我端給父親的已不是清香的茶,而是苦苦的藥。茶香藥苦,浸透著父子的親情,人生的甘苦。

 

父親離開我們已經好多年了,我的文字裏幾乎很少觸及這些話題,不是不能寫,而是不敢寫,怕刺痛傷感的記憶。作為兒女,我想大多數人會和我一樣,總是永遠忙於自己的事務,陪伴父母親的時間太少,盡兒女的孝順太少。而當父母親離開我們時,那種歉疚、自責感時時縈繞心頭,難以平復。有時午夜夢醒,驀然驚覺再也不會回到那些往日時光,才知過去那些點滴普通之事,竟如此珍貴。

 

算起來,幾十年中和自己一塊喝茶最多的人,自然是妻子了。

 

二○○三年春上,妻子當時在北京中科院讀博,我在西安,我們住在第四軍醫大學校園裏。一天一位妻子的軍醫朋友問到妻子的近況,我才知道北京發生了那年那場可怕的薩斯(編按:非典型肺炎)疫情。我當時還懵懵懂懂,不知事情的嚴重,沒過幾天,情況就變得很緊張。後來學院給妻子她們放假,准許離校,妻子回到了西安。妻子當時回家的情景,給我們留下深刻的記憶。

 

以往妻子從北京回來,同事鄰居熱情招呼,聊天問候,那次回來,所有人看見,遠遠躲閃,那個時候從北京回來的人,都貼著薩斯的標簽,人見人怕,唯恐避之不及。我們沒有怨嘆,沒有責怪,我們知道同事鄰居沒有做錯什麼,也沒有惡意,那純粹是在特殊環境裏一種本能的反應。

 


我和妻子關門在家,女兒數月未見媽媽,歡天喜地,不離左右。我和妻子清茶一杯,相視而笑,聽她平靜地敘說著北京那邊的境況。

 

也就是那一次,我對李商隱〈夜雨寄北〉:「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的詩句有了最深刻的理解體會。這一次的經歷,以後成為我們的趣談常被提及,妻子有時也偶爾笑著問我,當時有沒有也像別人那樣害怕被傳染,我每次都認真回想,沒有,根本沒有,一絲一毫都沒有過。什麼是親人,什麼是親情,生命中那種親情的紐帶,已經把我們緊緊地連結在一起,所以患難與共,相隨相依。感謝生命中曾經有這樣的經歷,使我們認識自己,成長自己,感動自己。

 

隨著工作學習生活的變遷,我們住過西安、北京、南京、天津等地,最後乾脆跨洋過海來到美國,從達拉斯,到芝加哥,再到洛杉磯,生活中不會總有像薩斯那種特別的時刻,和大多數家庭一樣,生活是平凡普通的每一個日子,喝茶也是平常日子的平常小事。或假日居家休息,或飯後閑話家常,亦或在電腦前各自做事,一杯清茶,淡淡清香,伴隨著這些平常的時光。妻子喝茶,應當是受我感染。妻子對茶的品鑒還不如我,高級或者普通,從來不會去講究。如同我們的生活、感情,為人處事,就像一杯清茶,沉靜清雅,淡淡清香,留存一份天然純美。

 

如果說親情是生命中的必然,朋友的情誼則是生命中的饋贈。

 

雖然曾棲身官場多年,免不了酒場的應酬,可對酒場那種喧鬧熱烈卻不適應。也許骨子裏還是有文人的習性,也不是故作清高,只是更喜歡一份清靜。

 

特別珍惜這樣的時刻,和好朋友相處,一杯清茶,海闊天空。沒有塵世的喧囂浮躁,少了人情冷暖的煩擾。

 


和好朋友喝茶,是一種輕鬆愜意,亦是生活中美好時光的享受。

 

人生何必弄那麼繁雜,想那麼高深,人生其實不過就是一道簡單的滅法題,從生命開始的那一刻,日子就在一天天减去,終究歸零。每念及次,心有戚戚,懂得感恩,知道珍惜,是生活的教誨,亦是生命的頓悟。

 

感恩那些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好好珍惜生命中那些陪你喝茶的人!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本文轉載自《文綜》2019年冬季號)

 

 

王偉簡介

美國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秘書長,《洛城小說》編委,出版五部詩歌合集,著有文學評論《當代中國大陸著名作家及作品漫談》。

 生成海报

十方遊蹤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鍾希明〈泡茶等花開〉

招待遠道而來又喜歡喝茶的朋友,我一般備有三日套餐,然後視對方的時間而定。如只有一天時間就帶他們在福州泡三和功夫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王偉〈感恩、珍重陪你喝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