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之旅〕蝴蝶的翅膀

早上太陽太好,所以要一個人去慢慢吃一份顔色繽紛的早餐。旅行的時候,有時就會這樣想,反正時間突然變成了大把的,不妨浪費掉一點。能獨自泰然自若地消磨時間,最是自在。

 

十多年前就已經爬滿青藤的大房子,底樓朝向街口的地方,就已經開著一家咖啡館。它就在八月之夏餐館的街對面,從Pankow出發的有軌電車,過二十分鐘一定轟隆隆地駛過這裏。二十一世紀初建造的綠色地鐵高架上,六號綫每過十分鐘就會進站,開往維尼塔站。Pankow始終是我之愛,交織著無數長長短短的回憶。

 

店牆上如從前一樣掛著當日的報紙,奇異的是,那天的新聞版上竟然出現已經去世好幾年的人的照片——邁克爾.傑克遜,一張沉入過去時代的臉。


「法式早餐。」我對店裏的姑娘說。

 

想起好多年前,一個雨天的早上,路過一家咖啡館,在玻璃窗的雨水後面看見一個人獨自在吃早餐,大大的玻璃窗裏,一張一動不動的臉,像霍珀的那些油畫。我覺得那個人很孤獨,和我一樣,當時站在雨水裏,為他照了一張相,當年用的還是柯達膠卷。

 

想起那時每次去歐洲,都帶整整一版柯達膠捲,因為在上海買膠捲比在歐洲買,要便宜許多。聽說中國進口的柯達膠捲賣那麼便宜,是為了要打垮國産的樂凱膠卷。當時我還自以為是地想,啊,強者生存就是市場規律呀,消費者得利即可。誰知道這些年樂凱膠捲的確被打敗了,柯達膠卷也停止了生産,它自己生産的數碼相機吞噬了膠片的市場。等到哀悼膠卷的逝去,我才越過重重蝴蝶扇動的翅膀,看到了暴風雨。

 

如今自己獨自面對一大份早餐,才知道獨自吃早餐的人,有時心中也有偏安於一隅的寧靜。

只想一個人。永恆的,刹那的,都先放在一邊,只專心吃一個豐滿愉悅的早餐,蜂蜜與白脫,綠的是葡萄,黃的是橙子,咖啡很燙,在身體中央轟地一聲響,好像整個交響樂隊鼓樂齊鳴。

 

此刻,隨身行李就在腳邊,老朋友的家,老朋友家的小床,二十年前就用過的被套和枕套都已經齊備,正等著我。回到老朋友的家,也好像回到我的家一樣。想起來,這麼多年在歐洲旅行,回到這個城市,心中安頓歡喜,就因為有老朋友的家隨時能敲門進去吧。


陽光燦爛的夏天早晨,獨自在陽光下吃一大份早餐。十年前在對面的「八月之夏」吃午飯,似乎還為這個高高青藤之下的咖啡館拍過幾張照片,只是一盒盒底片都在防潮箱裏堆著。街上走過的行人也許會覺得我也很孤獨吧,其實我不是。因為我有個老朋友等著擁抱我,所以我就先獨自好好消磨一個早餐,就像我有個家好好地在上海等著我,所以就可以千山萬水地漫游。

 

過了這許多年才明白,如果一個人真的孤獨,那獨自吃這一大份早餐,就真的太孤獨了。要越過重重旅行,漫長的道路,徹夜的火車或者飛機,才會猛然看清遙遠之處那兩翼輕輕扇動的蝴蝶翅膀。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本文轉載自陳丹燕《咖啡苦不苦》。)

陳丹燕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咖啡之旅〕蝴蝶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