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日照下的巴拿馬老城——邂逅巴拿馬之二

第一天參觀巴拿馬運河區後返回巴拿馬城市區,從頭天夜裏寄居的小旅館取出寄行李,步行200餘米的距離,就到了馬里奧酒店(Marriott Hotel),來巴拿馬之前就預訂了這裏三晚的房間,可以從容地在巴拿馬城觀光了。

 

次日上午,我們先打車到臨近運河區的一個碼頭,那裏可以看到著名的美洲大橋,水域的盡頭就是我們前一天看巨輪過船閘的巴拿馬運河區;大橋對岸的前方公路便是著名的泛美公路,貫穿巴拿馬通向哥斯達黎加。美洲大橋橫跨太平洋的巴拿馬運河入口,這座桁架拱橋設計的大橋造型美觀,由美國耗資2000萬美元花費約兩年時間建造,全長1,654米(5,425英尺),自196210月大橋竣工通車,到2004年新的世紀大橋通車為止,美洲大橋一直是泛美公路跨越巴拿馬運河的唯一的固定大橋,每天車流量最高時達到35000輛次。

 

橫跨巴拿馬運河的美洲大橋。


搭乘快速渡輪前往巴拿馬灣的塔沃加島(西班牙語:Isla Taboga),需時半個多小時,沿途景觀從近觀美洲大橋到遠眺巴拿馬城海岸高樓群,各具風情美姿。到島上後已近午時,暑熱難擋,就往海灘的方向走去,且避開五色遮陽傘和遊人眾多的灘塗,專門選了靠近一條通往私家別墅區的小路邊的海灘,赤腳跨過嶙峋的巨石礁岩,在大樹遮蔽的海灘下水,盡情享受沁凉爽快的海水浴,實在是很愜意的放鬆與休憩。

 

巴拿馬城海濱大道風光。


下午回到市區下榻的酒店。稍事休息後已近傍晚,決定繼續原定的觀光計劃,去老城區(CASCO VIEJO)走走看看。打車接近那兒時,燈光閃爍,車水馬龍,路上早已水泄不通,知悉老城區區域只隔了條街,我們便棄車步行,很快踏上了這塊世界遺産保護區(200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産名錄),頗生出幾分走進世界遺跡的朝聖心情。旅行除了觀賞各地獨特的自然風景外,領略風情迥異的地域人文風光,幾乎更能滿足地球村居民的好奇心,巴拿馬真是個集自然風景與人文風情之大成的旅行目的地啊!

 

巴拿馬城街景。形態各異的建築融合一體。

巴拿馬城分為古城、老城和新城三部分,各個部分幾乎都展現了風華絕代的時代特色和歷史風情。當晚造訪的老城,史載即是16世紀西班牙帝國一手建造的巴拿馬城在1671年遭英國大海盜亨利·摩根(Morgan)武力洗劫,縱火將之焚為廢墟(現存遺址被稱為古城)後,1673年西班牙人又在古城廢址以西約8公里處重建巴拿馬城,也就是現在被稱為老城的這塊區域。西班牙式、法國式和和新古典式的各式建築分布雲集,胡同巷陌間的樓宇無不透露出幾個世紀的滄桑,吸引探究巴拿馬歷史淵源、尋訪當年遺址風韵的世界各地考古學者和喜歡雲遊世界的遊客爭相光顧。

夜幕籠罩下的老城,縱橫交錯的街道上充斥熙熙攘攘的車流人潮,有盡職的警察在多個街口指揮調度。那些月光燈光下的石板路輝映出歲月的不朽痕跡和斑斑光影,在僅僅只能擠下一輛車的寬度中接納了無數的熱情和禮拜。迎著一側珠簾般鋪滿半空的燈火闌珊處走去,才曉得那就是知名的獨立廣場(又稱大教堂廣場 Plaza de la  Catedral,前身據悉是個鬥牛場),1821年和1903年巴拿馬人都是在這裏宣布獨立的,前者是脫離西班牙,後者是脫離哥倫比亞。獨立與自由的寶貴,也深深為巴拿馬人民所珍惜,如今每逢國家獨立日,巴拿馬人傾城而出擁向老城這裏慶祝狂歡。放眼四望,只見周圍的建築物和雕塑、亭閣、樹枝上,都布滿了白色晶瑩的燈珠串串,遊人或穿梭於廣場之間戲耍觀摩,或靜坐於四面環嵌於林陰暗處的長椅休憩低語,一派寓熱鬧於嫻靜的情景迷幻誘人。而那一側重新翻建後營業的中央酒店燈火通明,是老城一處歷史意味和現代感相融合於一體的酒店,住宿用餐的遊客絡繹不絕。

 

巴拿馬老城之夜的街景與遊客。

漫步那燈光或明或暗的幾個街區,又走到另外一個熱鬧的場所——玻利瓦爾廣場(Plaza Bolivar),最早的名稱是聖弗朗西斯科廣場,1883年因紀念拉丁美洲獨立英雄西蒙.玻利瓦爾而更名為玻利瓦爾廣場。這裏的燈光更暢亮些,偉岸的紀念碑在夜空裏彷彿更加挺拔。閑適的遊人三五成群,或聚談或圍觀,廣場一側的酒吧餐館也是賓客盈座,歡聲笑語不絕。繼續漫步在那些明暗相間的街巷,看到沿街兩側一些在修繕的房舍還搭著腳手架,樓上那一個個幽暗的窗戶彷彿在訴說昨天的故事……走出老城,從海灣另一角回望,在朦朧的夜色中那一排依稀呈現橙紅色光譜的建築群露出白色的穹頂,據說那就是原西班牙殖民時代的總督府「蒼鷺宮」,現在則為巴拿馬總統府的所在。巴拿馬老城,這個承載著歷史並連接明天的老城,正閃耀出迷人的光彩,吸引著世人的眼光。

 

三天後的下午,我們從巴拿馬中部山區雨林地帶返回巴拿馬城稍事休息後,又自名為歐羅巴旅館的下榻之所出發,徒步穿行海濱大道,再次造訪老城,在中美洲明麗的驕陽日照下更清晰地觀察這方深深打上17世紀西班牙殖民地印記的滄桑區域,細細觸摸這塊銘刻著巴拿馬人民爭取自由邁向獨立印記的老城風貌。

 

如果說夜色朦朧下的老城,透過車水馬龍的熱鬧表象,潛入那幽深的街區閑逛,耳畔飄來那遠近聲聲相聞的奔放音樂,會慢慢地讓人陶醉,卻也是依稀的迷戀而終難一窺全貌;那麼,愜意地漫步在陽光下的老城,窄窄的街道,相擁緊挨的樓宇,把太陽的光綫切割出一個個不同的叠影,移步換景,景隨步移,恰似一幅幅意境獨特的城市風情畫。那些或是古堡式或是小露臺翹首張望般的西班牙風格建築,那些優雅法國風格和早期美國式建築的房舍,和那些縱橫交錯的小巷石板道路甚至曾經的有軌電車軌道,那些修茸一新的知名建築物譬如國家大劇院或者仍然在修繕中的大教堂,那些從前的民居如今的餐館咖啡館禮品店,似乎都閃爍出無法抹去的歷史滄桑感,令人感慨歎為觀止。而獨立廣場四周林立的雙塔高聳的天主大教堂、典雅的中央酒店、輝煌的國家大劇院以及國家郵電總局等等,無不讓遊人們近距離領略當年巴拿馬市文化、行政和商業中心的完整格局,領略到一座老城的優雅風貌與現代化功能的有機融合。

 

玻利瓦爾廣場中央的紀念碑,在陽光下愈發顯示出它那烏青色巨石砌成的基座巍峨壯觀,那些栩栩如生的青銅色雕塑和浮雕無不閃爍出悠遠恆久的光澤,紀念碑頂上神鷹體型碩大昂首衝天,居中的「拉美解放者」西蒙.玻利瓦爾雕像英姿颯爽,右手持風衣極目眺望,注視著巴拿馬這片熱土。

 

老城另外一角街區的聖荷西大教堂,因其內的金色祭壇(據說這乃是古城被加勒比海盜洗劫一空後的碩果僅存)而聞名遐邇,步入裏面,參觀和膜拜的人群摩肩擦踵,不僅前方中央的祭壇金光閃閃,四周圍牆上的窗欞、壁畫也無不鑲金塗色,輝煌中披掛著層層歲月鉛華難洗淨。老城的教堂不少且各具特色,比聖荷西教堂更大門面更富麗堂皇的也有,獨立廣場附近的天主教大教堂雖然還在維修未開放,仍然吸引四方遊客駐足,觀察遐想,領略不一樣的歷史與文化;且因為那建築的外觀顯然是更上鏡頭的畫面,一撥又一撥遊客紛紛按動手機或攝影機快門,讚歎聲不絕於耳。

 

老城聖荷西大教堂內的金色祭壇。

不知不覺中走近一排殘存的暗紅色建築,那是17世紀修建的修道院遺址,依然顯得那麼壯觀雄偉,一磚一石砌起的院牆和門窗透出當年建築的精緻,雖然大半是斷壁殘垣,卻由於那沉浸了歲月年輪和獨特色彩的舊痕古韵,而在太陽的餘輝光譜下顯露出非同尋常的歷史殘缺美。似乎已過了進入裏面參觀的時間,鐵欄栅大門剛剛被工作人員鎖住了,我只能在鐵門前向裏張望,看那裏面並不狹小的空間四周都是精緻的院牆,空闊的石磚地錯落不平,都顯露出不一般的斷壁殘垣之美,令人駐足遐想,連同剛剛造訪、路過的那些教堂,彷彿巡遊在一座宗教博物館,沉浸於歷史文化的長河中。


 殘存的老城修道院遺址,依然透出不凡的氣勢。


在一僻靜的十字街口看到一家咖啡館,進去歇息,經理可以說英語,知悉我們來自加利福尼亞,欣喜地告訴我們說,當天店裏有好幾撥從美國加州來的客人。點了店裏的冰咖啡和木瓜汁等飲料,翻閱店裏陳列的一本關於巴拿馬歷史與風情的攝影圖片册,也是極好的休憩了。

 

還在修葺中的老城建築。

再逛老城,曾經漫步過的街區、廣場又折進去一遍,看了又看,依然觸目皆是新鮮的歷史感,依然彷彿走進了光和影切割組合的三百年歲月老房子的圖案格局裏,像是走在一個巨大的迷宮裏,需要用心去尋覓那每一條路綫的密碼,需用用靈魂去感悟那每一座建築的絡。也曾走到老城的水岸防波堤邊,但見一排老城牆的廢墟,一座古建築的廢墟,與路對面整修一新的典雅建築相映成趣,共同訴說著老城的昨天與今天。隔海遠眺,新城區海岸綫天際綫聳起的建築群錯落有致,恰似那現代化城市的構圖一一撲入眼簾,不能不令人感歎一個巴拿馬城的新與舊是如此近距離的呼應,宛若生命共同體互相依傍在一起,共同支撑起巴拿馬城的活力與未來。

 

(三之二,待續。)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生成海报

闕維杭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月光日照下的巴拿馬老城——邂逅巴拿馬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