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的纏綿

城蘇荷畫廊區街角有一家餐廳,它是名的墨西哥餐館Gonzalez y Gonzalez,餐館雖無音樂演奏執照,卻常在熱鬧時段載歌載舞,我喜歡找有些情趣的地方,這時並無音樂喧囂,於是我們便盤踞一角,叫了杯龍舌酒(Tequila)這酒微辣而香甜,進入口腔至咽喉,便有一段愛恨交加欲迎還拒的纏綿,墨西哥食物,不就以辣為主嗎?既來了便喝它的酒吧。


坐下來後環視餐室,中間有大柱子數根,將之隔為兩個部份,入門左方為長長的酒吧,流覽四壁,滿尖紅辣椒燈飾,民間紙飾從天花板上垂下,或吊在柱間,墨西哥草帽及面具布滿在牆上,而持搶的牛仔,戴了寬邊草帽被做成塑像站在仙人掌邊上。


墨西哥餐館Gonzalez y Gonzalez


墨西哥的玉米塔果Taco最有名,用玉米煎出脆脆的薄餅,在荷包形狀的餅內加了肉類及蔬菜,如番茄,生菜絲、及不同口味調料,香辣酸甜混淆,我卻並不喜歡,雖然飯後不久,卻被往事中一段記憶勾起食欲,於是召來一侍者,告訴他要吃Pollo Burito,不多時便端了上來,在三條白色雞卷旁放了黑色的豆,紅色番茄丁,綠色青椒泥、黃色炒飯和白色的乳酪,色香味俱佳,本來不餓,只為可以坐一會,也為尋一段回憶點了這點心,結果吃得蠻開心。


侍者走來問我味道可好,我讚揚了一番,看我頂精通墨西哥食物,他問我以前是否來吃過,我說是一個墨西哥女人引導我愛吃這一份樸實的點心。


墨西哥的玉米塔果Taco最有名,用玉米煎出脆脆的薄餅,在荷包形狀的餅內加了肉類及蔬菜,如番茄,生菜絲、及不同口味調料,香辣酸甜混淆


法斯塔是墨西哥女人,每周日上午來我家打掃清潔,有些年頭了,有時她帶着她女兒,女兒乖乖地坐着,非常安靜聽話,母女倆沒有別的親人,有一天來向我告辭,她要結婚了,男人是長途司機,她們要跟他走了。


  走前,我請她們吃飯,又送了賀禮,她在這一天,向我吐出了她的故事。


Pollo Burito


  墨西哥很窮,她父母死於瘟疫,她便跟着人從墨西哥翻山越嶺偷渡到加州,她帶了不少銀子飾物,聽說紐約夜市旺,就摸到紐約來了。夜市裏的旺區,同性戀特別多,時髦的男人紮馬尾辮,戴耳環,時髦的女人剃光頭,不戴首飾。法斯塔的銀飾中,以供男人戴的耳環最好賣,攤子前一排男人,不久那眉清目秀些的那個,就會撒起嬌來,另一個便會施施然掏出一把鈔票,抽出一張去付錢,這大爺才是真的男人。


  當她這樣天天盯着人看來看去的時候,總感到有人也在盯着她看,四處環顧,卻不見人。


  有一天,越過行人,她無意看到一轉黃色計程車停在路邊,一個黑黑的青年正咧着嘴朝她笑,見她看到了他,才揚揚手把車開走,過不久又回來,才看清他也是墨西哥人,以後他若開車經過,就會撳喇叭向她打招呼,兩人四目相視日久生情,他有一次下車給她遞去一盒點心,告訴她他叫米魯,車子不能停太久,但他總想法停下來看她,笑嘻嘻地也沒話說。


  紐約的夏天溽熱難當,有一天十分悶熱,烏雲壓下來,天要坍下來一樣,果然,在行人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如洪水壓頂的暴雨傾瀉下來,不一會水面己掩過面了,正在她寸步難行時,一輛計程車疾馳而至,沖出一個人奔過來把她抱進車內,半天,她嗆出氣來,就在他把她送回住處後,這一夜,使她懷上了他的孩子。

  

腹部以無法遮掩的速度膨脹起來,滿街黃色計程車,就從第二天起,卻再沒有一部停下來撳喇叭找她,多少聲喇叭驚起她的注意及探尋,卻再沒有米魯的踪影出現。

   

法斯塔的心中充滿了人世間最深的愛和恨,她揣想着再見這男人要怎樣去打他咬他殺了他,但最後她只有想他愛他思念他……。


  法斯塔不久便離開了夜市,産下女孩後,受着政府救濟有了食宿保證,連醫療保險也一應俱全了,母女倆生活得倒無憂無愁。


  米魯杳無音訊。她想繼續找他。她要找他是她喜歡他,他也喜歡自己,她不能就此失去他﹔她要找他也因為她有了他的孩子,他是父親,女兒需要這個爸爸﹔她要找他是不死心,如果他真的故意躲着她,她不能放過他,她要向他討還公道,一千個理由支撑着她,她的目光掃射了所有黃色計程車,檢視了眼角範圍所及每個司機,女兒慢慢長大了,後來她帶了女兒又去找,有人看了她女兒的臉,說似乎有個朋友很她,就在那個晚上,原來在他從她家出來後便出車禍,這個晚上出了多起惡性車禍,米魯在洪水中斃了命。


法斯塔不能放過米魯,她要向他討還公道,一千個理由支撑着她,她的目光掃射了所有黃色計程車,檢視了眼角範圍所及每個司機……


   

法斯塔不再尋找米魯了,她在剛聽到這個結果時覺得自己似乎也隨他在洪水中斃命了,頽喪地躺了幾天後覺得心頭一個結解開了,說不上是輕鬆了還是寬慰了,至少他沒有拋她們母女,沒有背叛他對她的愛。最後,她答應這個在美國捷運公司開長途的司機的求婚,願意跟他走,無論天涯海角,她們有家了。我祝福了她,一個在失誤中得到美麗的女兒,曾經不幸又找回幸福的女人。


我最後一次見她,在她家中替我做過這樣的點心,餐館做得更色香味俱全,如一個盛裝的少婦。而法斯塔的食物更香更辣更鮮,那一夜暴雨中釀造出來的愛與恨,生與死的糾纏,正如墨西哥的辣椒,那樣的剛烈而纏綿,恰如這墨西哥女人的一生。

顧月華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探戈和中國蝴蝶

今年在中國住了兩三個月之後,便在上海上了皇家加勒比國際郵輪公司的海洋神話號,在旅行開始的第一個晚上,藝術總監在 ...

〔美食之旅〕魚頭歌

回到工作過的河南,接觸了黃河邊上恢復的古老風俗,近年在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的浸淫中,將一些古意盎然的習俗運用到名利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墨西哥的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