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勵《驚魂「歌詩達協和號」(下)》

試想,如果此時船長立即組織救援,敲開每個客房、喚醒每位客人,有序登上救生艇,怎麼可能發生後來的32人死亡慘劇呢?!有人提議,應當像對中國古代秦檜那樣鑄造一個跪像放在托斯卡納海岸,讓子孫萬代的世界遊客唾棄斯凱蒂諾這個當代泰坦尼克悲劇肇事者。

據《紐約時報》刊載,同船5歲的義大利女孩達婭娜·阿洛迪是「歌詩達協和號」船難中最年輕的遇難者,1月13日晚她和她的父親威廉·阿洛迪正在睡覺,他們和我一樣也相信了船長的廣播講話,安心歇息,驚醒時已大難臨頭!一個月後,他們的遺體才被找到。

我後來還從《華爾街日報》得知,同船的拉塞爾·雷貝羅,一位來自印度的餐廳服務生,在那個決定命運的夜晚,他因發燒在自己的房間內休息,災難發生時,拉塞爾正在睡覺,當他醒來時,水已經淹到他的船艙床下。他是最後一位在 「歌詩達協和號」發現的遇難者。他的遺體在郵輪沉沒三年之後才被發現。

如果不是妹妹與我在一起, 如果不是我妹妹硬拉起我呼喊逃命,疲倦至極深睡眠的我,或許與達婭娜、拉塞爾遭遇同樣的悲慘厄運。

那晚在睡夢中, 我突然被妹妹急促叫醒:「快起來! 我們的船要沉了!」

「你怎麼知道?」我懵懵懂懂邊穿衣服邊問妹妹,哪想到由於船體嚴重傾斜,我竟然從床上滑到地上,雙腿猛撞到化妝臺,頓起一片淤青, 這時我也徹底清醒了。妹妹拉我跑到大露臺,在我入睡時,她這位清華理科女生一直在觀測船體動態,我們的船完全傾斜了!剛才那個轟隆巨響一定是發生了撞裂, 根本不是電器故障。周勵,船長在騙我們! 你看,不少人穿著救生衣向下逃呢! 我們趕緊逃吧! 你知道救生艇在哪一層樓嗎?

「好,我們立即去三、四樓甲板,要帶上電腦和相機!」

「不,除了手機和錢包什麼都也不要帶!讓行李沉入大海吧!逃命要緊!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裏!」

為什麼這麼安靜?為什麼電話沒人接?為什麼船長不廣播?我一邊在九樓露臺觀測,一邊問妹妹。此時船體像正在緩緩翻身的大白鯨,但一切非常安靜,乘客們似乎都沉醉夢鄉。

我和妹妹從衣櫃取出橘色救生衣穿上,沿著樓梯往下跑。一路用力拉著扶手, 因為船體不平衡,很容易摔倒。這時大約是晚上10點10分,奇怪的是從九樓一路往下竟然沒遇到一個人。由於沒進行防火演習我沒任何地點的概念,到了四樓我用力推開走廊大鐵門, 發現已經有人在安靜排隊等待登救生船。人不多,秩序很好。沒人講話。

不久一位歐洲中年婦女推著她父親的輪椅呼叫著沖進視野,在登救生艇時輪椅被卡在跨欄上, 她請求幫忙, 我和另一位遊客將輪椅裏的老人抬舉起來, 最後順利進入救生艇。不久我妹妹和遊客們包括郵輪服務員都先後跳進了救生艇。其驚險和泰坦尼克電影鏡頭一樣,但沒見爭先擁後的恐慌,有善良關愛的互助。

上了救生艇我立即問一位正拉纜繩的印度領班:請告訴我!快告訴我!船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激憤的語氣與《魂斷威尼斯》中滿腹疑惑的音樂家一樣)

印度領班的回答讓我大吃一驚。

原來我們在9點開始的晚宴上大談《威尼斯之死》時,《魂斷歌詩達》的悲劇已拉開帷幕。21時15分遊輪開始偏離航線,根據以後的法庭審訊紀錄,26歲的東歐莫爾達瓦女子朵米妮卡·切莫坦出庭作證,她不但承認自己和船長斯凱蒂諾的情人關係,還透露事發當晚她受邀登船和船長共進晚餐。她曾是女舞蹈演員,2011年底入職歌詩達郵輪歌舞團,並和已婚的斯凱蒂諾墜入情網那天她與比他年長26歲的船長幽會,熱烈纏綿之後,船長一邊駕駛一邊摟著她的細腰說:

「寶貝兒,我要帶著你向家鄉的父老鄉親鳴笛致敬!他們都在向我招手呢! 每當此時, 我感到自己像是一位海上霸王!」

一心一意想在小女友跟前顯擺的船長,想向吉利奧島進行匪夷所思的「致敬」,此刻他酒醉般的利令智昏,忙著向美女情婦炫耀,他哈哈大笑加速馬力, 21時30分——當時我正在浴室洗澡,晚宴還沒有結束,這位毫無職業尊嚴感的冒失情郎,居然硬生生地將遊輪撞在了吉利奧島的礁石上!

隨著巨響船體被撕扯出七十米長的巨大裂口,海水嘩嘩湧入,船體頃刻失衡,柴油發電機組爆炸導致船舶失去動力,造成引擎和操舵系統出現問題,電力時斷時續。朵米妮卡在法庭坦承,觸礁發生後,她跑到斯凱蒂諾的私人房間把身上的晚宴服裝換成了便裝,還帶出他的一台筆記本電腦。斯凱蒂諾讓她「照顧好自己」,接著船長發表了那篇臭名昭著的廣播講話,他向4000多名遊客和船員公開撒謊,信誓旦旦稱「一切皆在掌控之中, 情況良好, 請安心睡覺。」

試想, 如果此時船長立即組織救援,敲開每個客房、喚醒每位客人,有序登上救生艇,怎麼可能發生後來的32人死亡慘劇呢?!

和《魂斷威尼斯》瘟疫中當政者的無恥欺騙與遮遮掩掩一樣;這是一個百年不變的定律:隱瞞+謊言=噴射火焰的機關槍!

船長斯凱蒂諾Francesco Schettino最後判刑16年牢獄, 許多死者家屬在法院外示威, 認為太輕, 要求法官和陪審團判他死刑。

21時50分:船身開始嚴重傾斜,我妹妹那時叫醒我,可船長依然沒有發佈逃生指令。

22時10分:船長仍然在隱瞞撒謊。他當然明白自己闖下了滔天大禍,但他愚昧地以拖延和掩蓋來自欺欺人。他將原先開往大海的殘破遊輪調頭,企圖開到岸邊下客,但傾斜的郵輪馬達失去動力, 他居然還在猶豫不決。我們僥倖地登上了最早自發的第二艘救生艇; 媒體稱之為「深感危機的船員與遊客們因不滿船長的欺騙怠懈, 自行發起了第一撥自救。」

22時50分,第一艘救生艇抵達吉利奧島。

22時58分,我們的第二艘救生艇抵達吉利奧島。

下了救生艇,我第一個念頭是要回去取我的手提電腦和照相機以及《白鯨記》《魂斷威尼斯》兩本書,特別是電腦裏有許多重要資料。我看到傾斜的船頂我那九層樓客房的燈還亮著,「我要取回我的電腦!」我對保安員講,打算跳進那艘清空待返的救生艇:「讓我回去吧!我取了電腦就回來!」

寫到這裏我想起哈佛大學圖書館前廳的一座紀念碑,上面刻著:「哈裏.威德納, 1907年哈佛畢業。卒於1912年4月15日海難中,肇因於沉沒之輪——泰坦尼克號。」據說時年27歲的哈裏取了一本心愛藏書交給登上救生艇的母親和女僕,囑託母親把他的3000多本藏書全部捐給母校哈佛大學,然後他和父親——一位頂級費城銀行家從容地面對死亡。

當母親痛哭流涕地望著兒子和丈夫隨著泰坦尼克號開裂沉入海底,肝腸寸斷的她決心以兒子名義捐一座圖書館贈給哈佛。在歌詩達翻船大難不死之後,熱情的波士頓朋友揚邀約我去哈佛大學看望她正在讀化學博士的兒子,聰慧幽默的兒子立即把我們帶到這個宏偉的圖書館前,他講:「阿姨,這與你的歌詩達——泰坦尼克號歷險有關!」

救生艇保安員制止了我重返大船取書取電腦,我們的珍貴物品包括護照衣物首飾全部沉入大海。在吉利奧島的避難小教堂裏, 我看到不少郵輪服務員坐在冰冷的地上, 有一位晚宴上為客人拍照的義大利女服務生, 此時和她的同事沮喪地坐在教堂地板上,手捧著相機,我拍下了這個鏡頭。

22時30分船長最終發佈棄船指令,因船體一側淹沒,後來的錄影顯示船上的恐慌演變成大規模的混亂,驚慌失措的人們為了搶先登艇擁擠作一團,有不少乘客出於對遊輪沉沒的恐懼,自行跳船逃生,一名70多歲的男性乘客,因跳入冰冷的水中突發心臟病,不幸身亡。船長出自可恥的自身利益和愚蠢計畫,一再隱瞞真相,結果耽誤了寶貴的逃生時間!23時40分船長斯凱蒂諾逕自棄船逃到岸上。

14日淩晨1時30分救援人員發現了3名遇難者遺體。

1月15日,義大利當局以疏忽、誤殺和在乘客完全疏散前就棄船等罪名,拘捕船長斯凱蒂諾和大副。事發時,斯凱蒂諾船長非但沒有如泰坦尼克號船長一樣與船共存,卻第一個逃離現場,釀成郵輪史上最大的醜聞。懦夫船長不僅欺騙乘客,也欺騙義大利海岸警備隊,他回復海岸警備隊的詢問稱:那僅是暫時停電! ,之後海岸警備隊多次聯絡追查,52歲的船長依然隱瞞事態,堅稱情況受控,直到觸礁後74分鐘他才下令棄船。

14日零時42分,當海岸警備隊官員再次電話查問斯凱蒂諾船上情況時,斯凱蒂諾居然稱﹕「我已不在船上,我們棄船了!」官員喝令道:「你必須立即回到船頭! 爬上緊急梯,立即協調疏散!你必須告訴我們船上究竟有多少個孩童、婦人和乘客!清楚了嗎?!」但船長支支吾吾不置可否,約1小時後,海岸警備隊官員發現他仍沒回船,遂發出最後通牒﹕「你在幹什麼?你在放棄拯救?這是命令!你必須回到船上!那兒有屍體!」逃跑船長問﹕「有多少具屍體?」 警備隊官員回答:「那應該是由你告訴我的!你在做什麼!你要逃回家嗎?」

他果然攔截了一部的士,並對司機說:「盡可能載我離這裏愈遠愈好!」

從13日晚9點30分撞礁,直到14日淩晨3點才完全撤離船上4000多人員,但船長斯凱蒂諾在13日晚11點半就逃跑了。觸礁翻船災難造成32位遊客和船員死亡,包括12名德國人。歌詩達郵輪公司蒙受超過20億美元的損失,包括耗時多年的拆解費用、罹難家屬的賠償以及對吉利奧島嚴重污染的賠償。

有人提議,應當像對中國古代秦檜那樣鑄造一個跪像放在托斯卡納海岸,讓子孫萬代的世界遊客唾棄斯凱蒂諾這個當代泰坦尼克悲劇肇事者!

2012年1月13日這一天不僅是現代海事史上最大的郵輪災難之一,也彰顯了命懸一線之際船員們的英雄主義和人道主義精神,他們和武漢抗疫洪流中千千萬萬奮不顧身的白衣天使一樣,將會被歷史永遠銘記:

年僅30歲的朱塞佩·吉羅拉莫是一名郵輪音樂家,這次船難32名遇難者之一。當他奉命棄船時,因為郵輪船體向一邊傾斜,導致部分救生艇無法使用。朱塞佩毫不猶豫地的將本屬於自己的逃生位置讓給了一個孩子,緊接著他去救助其他客人,兩個多月後,也就是2012年3月22日,他的遺體在協和號內被發現。

歌詩達協和號事務長曼裏科·詹佩德羅尼,他幫助數百人登上救生艇逃生,並繼續在甲板上搜尋更多倖存者,直到他跌倒,摔斷一條腿。幸運的是,在經歷了36個小時的噩夢後,曼裏科·詹佩德羅尼在船底倉部位獲救。

來自秘魯的清潔主管托馬斯·門多薩,他在一群乘客掉進冰冷的水中後,幫助他們登上救生艇,自己卻死於體溫過低。

佩塔爾·彼得羅夫是來自保加利亞的郵輪技術員,他在救生艇進行了6次往返營救,將500多名倖存者轉移到安全地帶,他是最後三名在意大利海岸警衛隊接管之前沒有離開郵輪的船員之一。佩塔爾·彼得羅夫因其英雄主義行為被歐洲議會授予歐洲公民勳章。

桑德爾·費海爾是來自匈牙利的38歲小提琴手,他在船難當中幫助許多兒童孩子穿上救生衣,然後回到船艙取回小提琴,後來人們發現他死在下層甲板上。

1月13日至14日,我們在吉利奧島避難的日夜饑寒交迫,善良的島上居民送來餅乾和毛毯,4000多人神情憔悴披著各種顏色的舊毛毯與線毯,黑壓壓一片恰如中東難民。後來我們坐渡輪轉大巴去羅馬,在渡輪上看到歌詩達巨輪已完全側翻沉沒,我拍了不少照片和視頻紀錄,14日晚隨100多位美國遊客入住羅馬希爾頓酒店,我姐妹倆接受了中央電視臺駐羅馬記者的採訪,許多美國和中國的朋友們看了電視,大驚失色地來電話慰問我們。

飛回紐約後,一位自稱為911罹難者家屬打贏賠償官司的老律師召集我們去他的位於帝國大廈的辦公室開會,他保證可贏得每人50至100萬精神損害賠償費,但需要我們簽字承諾:

1、八年之內不搭乘任何郵輪

2、必須去看心理醫生,取得心理損害譬如抑鬱症、幻覺幻聽等證明

3、一旦打贏官司,每位須支付50%所得金額給律師事務所

4、拒絕接受郵輪公司的任何賠款

次日,我和妹妹接到郵輪公司的賠償郵件,表示只要不起訴和簽和解協議書,每人可得到1.2萬美元外加退還機票郵輪費用。我和妹妹商量,雖然受了驚嚇和欺騙,還有一點皮肉輕傷,但除了寶貴的電腦相機書籍沉入大海之外,我們的生命沒有受到致命威脅,而且我們很幸運地登上第二艘救生艇。

我不會答應「追蹤救護車」的律師把我們當搖錢樹的條款,更不可能假裝有幻聽幻覺和抑鬱症。我還要坐船去南極和北極。這純屬義大利船長個人罪行引發的悲劇,不能找其他機構當「替罪羊」。我和妹妹很快簽署了和解協議書。大部分美國朋友也採取了和我們同樣的做法。我和妹妹後來又多次徒步阿爾卑斯山脈,並於2017年夏天一起攀登上了馬特洪峰赫恩利山脊!

八年來,每年的1月13日我都會想起與我同船的32位罹難者,特別是那個睡在爸爸懷裏的5歲義大利小姑娘達婭娜,她正做著香甜的夢。一覺醒來她睜大漂亮的藍色眼睛,發現門下的細縫裏在嘩嘩進水,達婭娜連忙推醒父親(就像妹妹推醒我一樣):「 Dad!Dad!看!水進來了!」

父親一骨碌跳起來,父女兩人是節省型的低層內艙,沒窗戶也沒陽臺,父親除了聽到船長保證大家平安無事的廣播講話外,根本不知道船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跳起來推開門,但門被水壓擋住推不開;他大叫,拿起電話但根本無人接聽。

他驚愕地發現是船舶沉沒了!船長騙了他!要救寶貝女兒!不能白白死去!他使勁全身力氣用椅子猛敲房門,終於撬開了鐵質房門,走廊的洪水像猛虎湧入立即吞沒了他們,女兒驚嚇嘶喊大哭,父女倆在洪水裏掙扎,父親試圖把達婭娜頂在頭上,但大浪把他們衝開,洪水急邃上升淹沒了他們,秀美如朝霞的5歲達婭娜和40出頭的健碩父親最終未能抵達救生艇,他們在滅頂之災中溺亡。直到一個月後他們才被潛水蛙人發現。

親愛的讀者,如果此時你閉上眼睛,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是達婭娜和她的父親,開開心心在意大利度假,居然突然溺死在自己郵輪裏……誰是殺死達婭娜的兇手?

與泰坦尼克號的天災不同,歌詩達和協號這場人禍的肇事者和兇手就是義大利船長!儘管殺人並不是他的初衷,但他昏庸無能,腐敗愚蠢,他自私自利僅關注自己26歲的美女情婦,最終他得到了懲罰——16年監禁和萬人唾棄鄙視!他被綁到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但是卻無法挽回達婭娜父女和32位罹難者的寶貴生命。

2020年1月13日,歌詩達郵輪協和號海難八周年紀念日,義大利吉利奧島社區在我們姐妹曾避難的聖洛倫佐教堂舉行彌撒,紀念「歌詩達協和」號郵輪遇難的32名遇難者,隨後進行向大海獻花儀式,晚上11點45分全島敲響了鐘聲和汽笛。

紀念和追究的意義在於警示後人,防止此類人禍慘劇再次發生,也以嚴懲惡人的方式告慰無辜罹難的逝者英魂!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不可令其困厄於荊棘。

(二之二,全文完 。本文由周勵女士授權發布。)

周勵簡介:旅美作家。1985年赴紐約州立大學自費研讀MBA,1987年創業經商。1992年發表自傳體小說《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發行160萬册,被評為九十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文學作品之一,獲「十月」文學獎。2006年出版《曼哈頓情商》,近年發表探險文學《穿越百年,行走南北極》、《攀登馬特洪峰》等。任紐約美華文學藝術之友聯誼會會長。

wordtour

行者無疆,思亦無涯。「字遊文化」為你打造活精緻、心自由的美好生活。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追逐日光——尋找丘吉爾

我的尋找路線:英國布倫海姆宮——法國諾曼第——德國波茨坦——義大利科莫湖———「瑪麗王后」號郵輪——巴哈馬群島——百慕大群島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周勵《驚魂「歌詩達協和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