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古國——來自五千年前的中華文明重見天日

「 可以說,這個巨大的都邑放在五千多年前的北方大地絕對是一個不亞於北上廣的大都會所在。

《發掘中華文明》捕風者畫

五千年中華文明源遠流長,這是我們兒時就耳熟能詳的古史記憶梗概。

然而,這我們早已深植於腦海中的真理卻時常遭到西方史學家的種種質疑。「炎黃堯舜虛無縹緲」,夏王朝的存在「還待考證」,西方通史讀物中時常把中華文明的開頭定格在具有完整甲骨文實物記載的商朝,把中華歷史時長壓縮為僅僅3600年左右。

儘管偃師二裏頭遺址的發掘將夏王朝的存在公諸於世,我們的「五千年曆史」似乎依舊略顯蒼白

二裏頭遺址發掘現場

然而,遠古的歷史總會在不經意間揭開神秘面紗的一隅,近日,在河南鞏義市的河洛鎮,一個湮沒於的歷史古國重見天日,將世人的目光重新彙聚於伊洛之間的華夏腹地。驚鴻一瞥間,新的中華文明篇章或將再次驚豔世人。

一、河洛古國

這座位於河南省鞏義市的雙槐樹古國時代都邑遺址,被考古專家命名為「河洛古國」。這座距今5300年的仰紹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遺址——遠古都邑,坐落在黃河南岸高臺地上,恰好位於伊洛匯流入黃河處的河洛鎮上。

黃河以南,伊洛河北岸的河洛鎮

《易經》有雲:「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處在洛水與黃河交匯處的這片神奇之地,從上古時期就在冥冥中註定是遠古聖王的定鼎之所。

河圖洛書

河圖洛書的年代要追溯到考古學上的仰紹文化後期,也就傳說中炎黃祖先逐鹿中原的歲月。

自1921年丹麥考古學家安特生在河南省澠池縣仰韶村遺址,發現了新石器時代的各色石器與精美彩陶碎片開始,以渭、汾、洛等諸黃河支流彙聚的關中豫西晉南地帶為中心,整個北方區域就出現了具有較為統一文明譜系類型的考古學文化——仰紹文化。

著名的仰紹文化魚紋彩陶盆

據考古學數據測定,分佈於黃河中下游的仰紹文化絕對年代在西元前4933到西元前2923左右,其延續時間約2000年。

「河洛古國」所處的時代恰好是仰紹文化的後期(西元前3300年左右),這一時期是中華文明起源的黃金階段,北方的母氏族部落社會逐漸向父系氏族轉變,中原地區作為當時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文明中心,已經處在了國家誕生的前夜。

在「河洛古城」發現之前,仰紹文化邊緣地帶的遼寧紅山、安徽淩家灘、陝西石峁等古國文明可謂璀璨奪目,群星閃耀。

而反觀地處仰韶文明核心區域的河南地區卻始終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政治文化中心都邑遺址,這也就讓古史中我們的炎黃先祖定鼎中原,萬邦來朝的盛景一度變得如空中樓閣般虛無縹緲,甚至給人留下了仰紹文化後期中原地區社會發展「沉寂衰落」的印象,更為所謂的華夏文明「外來說」提供了藉口。

然而,「河洛古國」的出現,毫無疑問地表明,在仰紹文化中晚期這一中華文明形成初期階段,黃河流域確實存在著規格極高的、具有都邑性質的中心聚落。它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也用考古學的實證為詮釋我國古史中的「上古神話」提供了新的作證與可能。

二、真實的神話時代

據《史記·五帝本紀》記載,黃帝於戰勝蚩尤之後初「邑於涿鹿之阿」,後居於「軒轅之丘」。由此可見,處於前國家文明時代的華夏先祖在早期可能並沒有一個穩定的政治軍事中心,但是,「河洛古國」的發現讓我們有理由推測,華夏文明最早的領袖很可能就是在此奏響了一個國家時代的先聲,塑造了早期中華文明的胚胎。

影視劇中黃帝的居所
涿鹿一戰對華夏族由遠古時代向文明時代的轉變產生了重大影響

對於古代文明而言,具有一定防禦與公共管理職能的城市與集體性的宗教禮儀的社會是形成國家文明的重要先導。只有具備了這樣的先決條件,這個城邑及周邊的民眾才能形成足夠的向心力與歸屬感,才能進而輻射各大層面的地域文化圈層。

從這個層面來看,「河洛古國」的王者氣質絕對霸氣外露。

整個遺址面積達117萬平方米(1755畝),擁有仰紹文化中晚階段三重大型環壕、封閉式排狀佈局的大型中心居址、採用版築法夯築而成的大型連片塊狀夯土遺跡、三處經過嚴格規劃的大型公共墓地外加三處夯土祭祀臺遺跡等,並出土了一大批仰紹文化時期豐富的文化遺物。

河洛古國遺址分佈圖
遺址俯瞰
中心居址區

可以說,這個巨大的都邑放在五千多年前的北方大地絕對是一個不亞於北上廣的大都會所在。

除了年代與位置的契合、足夠宏大的都邑規模,「河洛古國」更潛藏著華夏民族肇始之初的文化基因密碼,讓今日的人們看到了一個真實的神話時代,一個現世版的華夏前傳時代。

在「河洛古國」的中心居址區內,出土了9個陶罐模擬的北斗九星天文遺跡。眾所周知,將北斗星作為帝王象徵是中華民族「天人感應」政治禮儀觀的核心。

青臺遺址的北斗九星遺跡

春秋時期的《甘石星經》記載:「北斗星謂之七政,天之諸侯,亦為帝車。」此處的北斗九星遺跡便有著強烈的政治禮儀功能,主人借此神化自己,表達自己是呼應天上中心的地下王者。這與後來中國傳統君主的天命觀一脈相承,是一條源遠流長的歷史價值觀路徑。

更為重要的是,這一遺址顯示出的「北極九星」恰好與後世的讖緯圖書相合,《河圖》記載:「黃帝治,景星見於北斗也。」有專家認為,北斗九星後來逐漸隱去的兩星中就有一顆超新星(景星),這顆星辰在遺址中的出現從一方面為「河洛古國」為黃帝都邑提供了作證。

更為神奇的是,這座遺址前殿后寢的格局與後世中國的都城佈局設計不謀而和,甚至出現了中國最早的甕城雛形

在居址區的南部,兩道370多米長的圍牆與北部內壕合圍形成了一個18000多平方米的半月形結構,形成了一個類似中國傳統護門小城的甕城結構,其中不乏兩百餘平米的大型房屋,儼然是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貴族居所

而前面所見擺成北斗星形狀的九個陶罐恰好位於此甕城之前,此間所代表的的政治禮儀觀念不言而喻,表明這座城市的領導層毫無疑問與他們的後代中國帝王一般有著「受命於天」的政治倫理觀念。

傳國玉璽紋飾: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除了一脈相傳的政治禮儀觀念外,「河洛古國」還出土了中國最早的骨質蠶雕藝術品,實證了5300年前後黃河中游地區的先民們已經養蠶繅絲,更與「西陵氏之女嫘祖為(黃)帝元妃,始教民育蠶,治絲繭以供衣服」這一歷史記載驚人相似。

最早的骨質蠶雕

種種跡象表明,「河洛古國」所蘊含的天地之中的宇宙觀、合天命而治的禮儀性思維以及具有引領性的文明發展模式與物質生活,是華夏文明肇始之時一場奠基式的歷史模式創建,醞釀了中華文明的濫觴。

三、為什麼是河洛

「河洛古國」的出世雖然驚豔,卻也是命中註定的必然

早在上個世紀,在代表夏文化核心的二裏頭遺址與商代第一個都城西亳(洛陽市偃師縣),就相繼被發現於洛陽盆地的東緣之中,與位於洛水下遊的「河洛古城」相距不過50公里之遙。

華夏文明的曙光最早綻放於伊洛之間,不是一場曇花一現的文明掠影,而是一幕幕經久不衰的絢爛煙火。

從今天的地理視角來看,伊洛之間的洛陽盆地(包括今天的洛陽市域與曾經歸屬與洛陽的鞏義、登封、滎陽等縣),雖然地處豫西,周邊被崤山、熊耳山、伏牛山、嵩山與邙山逆時針環繞,但內部平原地區面積較大,耕地資源充足,在農業不發達的中國社會早期足以繁育足夠的族群與人口。

再加上境內水系同樣縱橫交叉,澗水、洛水、伊水、瀍河與黃河相互環繞通聯,形成了良好的水運網路,尤其是伊洛水向東與黃河匯流後便可溝通整個黃河中下游文明區域,是黃河流域無與倫比的天賜水陸樞紐與核心之地

伊洛水走向黃河

最後,再加上東方虎牢關、西方崤山與北面黃河形成的山河之固,大洛陽盆地區域受到了山川形勝的無限加持,最終成就了後世十三朝古都的鼎盛風貌,也書寫了華夏文明的耀眼華章。

「河洛古城」興於伊洛水之畔,黃河南岸,是華夏民族立足河洛之間的開篇之章,也是中華文明擁抱天下之中的肇始,他們從這裏出發,繁衍出中國獨有的社會發展模式、傳承著「寓政於禮」的思想觀念,發揚著華夏亙古不變的文明基因,走向今天的九州大地,海內萬邦。

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正是賴此根脈延續不斷、瓜瓞綿綿,從一次次的崛起走向一次次偉大的復興!

(文章轉載自地緣谷,作者凯风自南,圖片地緣谷 )

 生成海报

wordtour

行者無疆,思亦無涯。「字遊文化」為你打造活精緻、心自由的美好生活。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夜郎國真的自大嗎?

漢使者唐蒙走到滇國境內,當時的滇國不了解漢朝到底有多大,於是問了一句:「漢朝和我們滇國誰更大啊?」 幽幽西南,大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河洛古國——來自五千年前的中華文明重見天日